<th id="dhknm"><track id="dhknm"></track></th>


<dd id="dhknm"><pre id="dhknm"></pre></dd>

    <th id="dhknm"><track id="dhknm"></track></th>

    <em id="dhknm"><acronym id="dhknm"><u id="dhknm"></u></acronym></em>

    <button id="dhknm"><acronym id="dhknm"></acronym></button>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劇本 > 正文

    電影文學劇本:船 神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本站    日  期:2017年8月17日     

    編。和 雨


    劇情簡介

    盧作孚是毛澤東稱道的實業界“四個不能忘記的人物”之一,由他指揮的史稱“中國實業上的敦刻爾克”的宜昌大撤退,為中國抗日戰爭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留下了精彩一頁!洞瘛妨芾毂M致地重現了這段輝煌歷史。該劇藝術真實與歷史真實統一,展現了以一艘小船“民生”輪起家的民生公司總經理盧作孚臨危受命、大智大勇、依靠民眾,成功地組織搶運出了賴以抗戰的眾多人員、物資的動人情景,令人信服地展示了主人公的偉大人格。

    《船神》情節曲折,險象環生,不僅以其故事性和傳奇性緊扣觀眾心弦,且傳達了人們對先行者高尚情操的深切懷念。那個年代的前輩以他們的天地良心,以他們對民族深沉的愛做出了最重要的選擇。劇中人物個性鮮明,在寫實中灌注浪漫的抒情,以歷史言說人性,具有豐富的意蘊。是一部直抒愛國胸臆,弘揚民族正氣的力作,為當代電影增添了新的典型藝術形象,感人至深。


    1.漢水狙擊戰場 日

    日機轟炸。

    炮火連天。

    張自忠部頑強狙擊進犯的日軍。

    雙方傷亡慘重。

    字幕加旁白:1938年10月25日武漢失陷,第33集團軍張自忠部被迫向漢水撤退設防,阻擊西犯的日軍。交通部次長、民生公司總經理盧作孚乘飛機再次匆匆趕往宜昌,他凌空俯視破碎的祖國山河,看著公路上那些扶老攜幼的難民和潰退的軍隊,心情萬般沉重。


    2.飛行的軍用飛機 日

    秋日。

    天空陰霾。

    大江東流。

    飛機西行。


    3.飛行的軍用飛機內 日

    人物:盧作孚

    44歲的其貌不揚穿芝麻布中山裝蓄平頭的的盧作孚俯視窗下,眉頭緊鎖。


    4.盧作孚的視野 日

    破碎的祖國山河。

    公路上擁滿扶老攜幼的難民和潰退的軍隊,行駛的滿載物質的各式汽車。


    5.飛行的軍用飛機內 日

    人物:盧作孚

    盧作孚(心情沉重,他的心聲):“必須盡快將這些難民和物資西撤啊!”(從公文包里取出份軍政委員會的文件)

    文件特寫,可見軍政委員會字樣。

    盧作孚(看文件,怒色滿面,他的心聲):“哼,軍政部總是對我民生公司胡亂下達命令……”


    6.閃回 武漢下游田家鎮長江岸邊 日

    人物:盧作孚 周秘書 何應欽 軍官 士兵

    風高浪急。

    岸邊站著一群人。有穿芝麻布中山裝的盧作孚、穿民生公司制服的周秘書,有何應欽、軍官、士兵。

    江心,一群士兵和民工正在鑿沉兩艘輪船。

    盧作孚(心疼不已,火冒三丈,對何應欽喝道):“敬之兄,何應欽部長,你腦殼莫要發昏啊,長江上的所有船只一律開到這里來鑿沉堵江御敵。這不行的,你這是在釜底抽薪!”

    何應欽(怒道):“作孚,你別跟我瞪眼,這是戰時,是軍政部的命令。你現在不僅僅是民生公司的總經理,你還是新上任的交通部次長,你必須執行!”

    盧作孚:“軍政部,你就是軍政部部長,是頭,你做事情要三思而后行,你想過后果沒有?”

    何應欽:“啥后果?保衛大武漢是當務之急,一切都要服從這一需要!我的盧次長,你明白不?”(被江風吹紅的兩眼撲閃出不容分辯的光焰)

    盧作孚:“對,這毋容置疑?赡阆脒^抗戰的前途沒有?想過祖國的利益沒有?”(目光犀利)

    何應欽:“你……啥意思?”

    盧作孚:“一旦武漢不保,需要后撤,你到哪里去找船只運送人員和物資?”

    何應欽:“這……”(語塞)

    盧作孚:“行駛在這長江中下游的船只,船大馬力大,不能上行川江,損失掉也還問題不大?墒,行駛在長江上游的船只,船小馬力大,適合川江航行,一旦鑿沉,必將嚴重危害川江航運。到時候,你哭天都沒有辦法,你拿啥來保證西撤?”

    何應欽(還是那不容分辯的目光):“軍政部的命令已經下達,而且是戰時下達的命令,絕對不能更改,眼前御敵事大!”(招呼身邊軍人走)

    盧作孚(胸脯起落):“何部長,你這道命令是錯誤的,斷不能執行!”(見何應欽等人走遠,對身邊的周秘書)“周秘書,你帶人來守這里守候,誰也不許再鑿沉輪船!”

    周秘書:“是,盧總!”

    盧作孚(轉身大步攆去):“何部長,留步!”

    何應欽不理,招呼隨從上了中型吉普車,驅車絕塵而去。

    盧作孚也上了自己的中型吉普車,驅車追趕。


    7.武漢軍政部大門 日

    兩輛中型吉普車一前一后疾駛進門。


    8.軍政部何應欽辦公室內 日

    人物:盧作孚 何應欽

    盧作孚緊跟何應欽走進辦公室,氣呼呼坐到沙發上。

    何應欽(搖頭):“作孚,看你斯斯文文的,不想你比我還倔!(為他倒了杯開水)

    盧作孚喝開水,不吱聲。

    何應欽(目光軟話不軟):“你磨,我敬之不怕你磨!

    盧作孚(哼聲道):“我問你,何部長,你還想過一件事情沒有?”

    何應欽(坐到盧作孚身邊):“啥事情?”

    盧作孚:“數十萬川軍正在往前線緊急運送,沒有了船只,你這個軍政部長拿啥來運兵?”

    何應欽:“這……”

    盧作孚:“戰事吃緊,大批川軍得要盡快運到前線,而運送軍隊出三峽的主要通道就是川江,必須有能夠行駛川江的輪船!

    何應欽(額頭沁汗,話軟)“作孚,你確實有遠見,敬之不如。你倒也給我出出主意,有啥更好的辦法沒有?”

    盧作孚(沒有直接回答):“堵江只是個緩兵之計,不能解決更本問題。你看,江陰堵江,敵人還不是打過來了,南京還不是失陷了。還是要拉部隊上去打才行,還是要動員全國人民通力抗戰才行。當然,堵江也是辦法之一,可不一定非要沉船堵江,船可是戰時的寶貝!”

    何應欽:“我知道你愛船如命,知道你舍不得你那些艱苦創業得來的輪船,可我也是沒有辦法,是不得不采取的斷然措施!

    盧作孚:“如果真能夠堵住敵人的侵犯,我民生公司的全部船只和全體人員都可以為國犧牲?赡銈冞@辦法解決不了根本問題,反而損失了寶貴的運輸工具。你應該曉得,早在上!艘蝗伦兦,當局就曾密電所有海輪駛入長江,或者采取其他辦法躲避落入敵手。目的就是要保存實力,以備戰事,可你現在卻要鑿沉船只!

    何應欽:“唉,此一時也彼一時也!

    盧作孚:“我跟你說,現在撤退到宜昌的船只有208艘,其中150艘可以進入川江,這是運兵和后撤的至寶。今年,這些輪船運送了大批的人員和物資到大后方,是十分寶貴的抗日救國力量。比如4月份,我們的輪船就運送了國民政府教育部收容的大批學生,他們到達重慶后,在北碚設立了四川中學師范部。我們還將著名的復旦大學內遷到了重慶,為國家保留了人才和培養人才的基地!

    何應欽聽著,起身渡步。

    盧作孚:“還有,從湖南內遷了國民政府經濟部所屬的中央研究所,這是個從事采礦、選礦、冶煉、化驗工作的研究所,也在北碚開辦了陵江煉鐵廠,為抗戰所需武器提供原料!

    何應欽(停步):“作孚,你說得對,這些都確實離不開船運,我是想請你給我出個兩全其美的好主意!

    盧作孚(嘆道):“我也曉得你們難,這事情本來就難。要我說呢,堵江不一定就非得用船只,也可以用水泥、鵝卵石和沙袋嘛!

    何應欽(來回渡步,沉吟道):“嗯,這倒是可以試一試的……”


    9.閃回完 飛行的軍用飛機內 日

    人物:盧作孚

    飛機顛簸。

    盧作孚俯視窗下,面容痛苦。


    10.盧作孚的視野 日

    晃動的破碎的祖國山河。

    晃動的公路上擁滿的扶老攜幼的難民和潰退的軍隊,行駛的滿載物質的各式汽車。


    11.飛行的軍用飛機內 日

    人物:盧作孚

    盧作孚(痛苦的臉,轉而憤怒,耳邊響著何應欽的話):“剛下達的這道軍事委員會的命令寫得很清楚:為統一調配運力,便利抗戰運輸,民生公司必須把全部船只交給軍政部,由其直轄的船舶運輸司令部掌管!


    12.閃回 何應欽辦公室內 日

    人物:盧作孚 何應欽

    軍事委員會這道命令的文字特寫。

    盧作孚與何應欽爭執,兩人都面紅耳赤。

    何應欽(搖頭):“作孚呀,你要明白,還不是兒戲,這是軍事命令,是命令,你必須無條件執行!

    盧作孚(固執己見):“敬之兄,你沒忘吧,當初你要鑿船堵江,是我堅持阻止,才保留下了這些寶貴的船只,你現在又要收歸軍政部管。我反復權衡了你的這道命令,斷不能執行!理由嘛,我剛才已經說了,我再重復一遍……”

    何應欽(無奈搖頭):“咳,唉唉,行了行了,你就別哆嗦了。你呀,油鹽不進,這事兒呀,得要委員長定奪!(打電話)


    13.武漢蔣介石官邸 日

    人物:盧作孚 蔣介石 何應欽

    蔣介石(穿長衫,坐在皮沙發上):“作孚呀,現在戰事十分吃緊,我知道,此時的船運尤其重要,你可是重要的角色!

    盧作孚:“委員長……”

    蔣介石(抬手示意讓他坐下):“作孚呀,7月30號,陳誠給我發來電文,要我手諭你盧次長派專輪兩艘,專航宜昌至巴東的航線。那鄂西呢,居后方要地,為通川的孔道,交通是極待維持的!(眉宇間布滿愁云)

    盧作孚(坐到蔣介石對面的皮沙發上):“是的,原計劃在宜昌至巴東段修筑一段公路,可那里山高嶺險,施工困難,需時費力,非短期內能夠完成!

    蔣介石:“所以呢,此段交通就全仗川江航運了。據陳誠來電稱,普通輪船是不能行駛宜昌以上的,你們民生公司倒安排有13艘淺水輪行駛在宜昌至重慶的航線上!

    盧作孚:“對的,可是我們這些輪船大部分供給了軍運,以致于宜昌一埠的難民麕集累萬!

    蔣介石(撓頭):“陳誠也是這么說的,還說,各機關的文件、器物也堆存很多,沒法子西撤!

    盧作孚(點頭):“所以,現今的船運格外重要。我曾于8月8號電呈過委員長,我專派了兩艘輪船航行宜昌至巴東一線,并且與修好的一段公路保持聯運。此外,我還派人去巫山、巴東安設置了囤駁和工棧房!

    蔣介石:“想起來了,是見過你的電文,你這樣做對。啊,好像你8月下旬也還發給我一份電文!

    盧作孚:“那電文主要說了兩點:甲,關于輪船集中的辦法;乙,關于木船集中的問題!

    蔣介石(頷首):“你那電文很長,講得具體,說是已商別動隊康總隊長兆明,將禁煙緝私的‘安華巡艦’改駛川江!

    盧作孚:“是的,康總隊長已經同意了!

    蔣介石:“你還要求何應欽撥小炮艦一艘,借給禁煙緝私處以作緝私用,又同安徽財政廳商借其省政府的一艘小巡艦來擔任緝私,是不是?”

    盧作孚:“是,可是一直沒有得到回復。我還請示過何應欽部長……”

    何應欽(進來,畢恭畢敬):“委員長好!”(敬禮)

    蔣介石:“敬之來了,正說你呢。坐!

    何應欽(朝盧作孚點頭):“對不起,有些急事,來晚了!(坐到盧作孚身邊)

    蔣介石:“作孚,你繼續說!

    盧作孚(朝何應欽頷首示意):“我請示過何部長,讓其船舶管理所解租我‘民蘇’、‘民儉’兩艘輪船,至少解租‘民蘇’輪,以加入整個的運輸計劃!

    何應欽欲言。

    蔣介石(伸手制止):“作孚,你倒是盡心盡力了!

    盧作孚:“大敵當前,國難當頭,我自當傾心盡力,萬死不辭?墒,何部長他,他要我們把民生公司的全部船只交給軍政部,這道命令我不能執行!

    蔣介石面露不快。

    何應欽怒盯盧作孚。

    盧作孚(直抒己見):“委員長,我反復權衡了,倘如把民生公司交給軍政部管理有利于國家、民眾和抗日戰爭的話,我是可以執行的?杉偃缡且試y當頭為借口,欲兼并、整垮一個民營企業則是絕對不行的!

    何應欽(鎖眉):“作孚,你……”

    盧作孚:“何部長,你要知道,指揮一支船隊和指揮一支軍隊不同,船舶的使用、調度最有經驗的莫過于輪船公司自身。你們要將民生公司的自愿承運變為硬性的派差,則是置航運規律于不顧的軍事強迫命令,其結果只能是殺雞取卵,會造成閑置、浪費大量運力的。就是在平時,此舉也絕非合理,而戰時則會貽誤戰機,釀成大錯……”

    蔣介石(聽著,起身渡步):“作孚,你說的也有道理,軍政部呢,也確實難以管理好民營船隊!(住步,沉吟道)“敬之,看來你得撤銷了這道命令!

    何應欽發急,起身欲言。

    蔣介石(伸手制止):“就這么說定了,你立即撤銷了這道命令!

    盧作孚(起身):“有委員長這話,我就放心了!

    何應欽無奈搖頭。

    蔣介石(鎖眉):“作孚呀,現在國家困難,國庫空虛,這個,這個軍事運費嘛,只能按照平時運費的十分之一付給你們啊!

    盧作孚:“為了抗戰勝利,我們民生公司愿意做出任何犧牲!

    蔣介石(展顏):“好的,那就這么辦!(又嚴肅道)“所有積壓宜昌的人員、物資,務必于五個月內運輸入川……”


    14.閃回完 飛行的軍用飛機內 日

    人物:盧作孚

    飛機下降。

    盧作孚目視窗下,心急如焚。


    15.宜昌機場 日

    人物:盧作孚 周秘書

    陰霾的天空令人窒息。

    軍用飛機降落。

    拎公文包的盧作孚快步走下飛機。

    周秘書迎來,接過盧作孚拎的公文包。

    不遠處停有輛中型吉普車。


    16.行駛的中型吉普車內 日

    人物:盧作孚 周秘書

    盧作孚(坐在前座,看后座的周秘書):“小周呀,你這個秘書得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啊,這次的擔子很重!

    周秘書(點頭):“盧總,擔子都壓在您的身上呢,您不是指揮千軍萬馬的戰地將軍,可等待您的卻是比指揮千軍萬馬更為險惡的一場大仗!

    盧作孚(鎖眉):“是場惡仗!”


    17.宜昌小城內 日

    人物:盧作孚 周秘書

    中型吉普車汽車開進滿目瘡痍的宜昌小城,不得不減速行駛。

    車外閃過:

    ----雜亂的物質。

    ----惶惑的人群擠滿大街小巷。其中有,穿長衫的先生、著旗袍的女人、白發的老者、待哺的幼童、滿身血垢的傷兵。行李滿地。


    18.行駛的中型吉普車內 日

    人物:盧作孚 周秘書

    盧作孚(看車外,嘆氣):“好多的難民和物質啊!”

    周秘書:“全是從各地撤退下來的難民和傷兵,有3萬多人,所有的房屋都住滿了,不少人只好露宿街頭!


    19.輪船售票窗口 日

    黑壓壓的人群。

    人們爭先恐后往售票窗口擠,有的驚惶者壓在人頭上往前爬。

    喊叫聲、怒罵聲、哭泣聲。

    中型吉普車緩緩駛過。


    20.行駛的中型吉普車內 日

    人物:盧作孚 周秘書

    盧作孚(看著,眉頭緊鎖):“小周呀,我是很體諒人們此時此刻的驚惶心情的,他們擔心敵機空襲,擔心日本鬼子打過來,都爭先恐后買船票,都想要盡快離開這里!

    周秘書(點頭):“可不是。唉,走陸路進川吧,沒有鐵路,又不通公路!

    盧作孚:“是啊,陸路只有險峻的山道,店少人稀,暴雨烈日,仆仆風塵,比坐船苦累,還危險!(起眼看見宜昌碼頭下的長江岸邊)


    21.宜昌碼頭長江岸邊 日

    人物:盧作孚 周秘書

    積壓如山的物質。

    股股浪濤撲打江岸,大有欲將這些物質卷入江中之勢。

    中型吉普車駛來,停住。

    盧作孚、周秘書下車。

    周秘書(指積壓如山的物質):“盧總,堆積有近十萬噸物質,都十萬火急等待西撤!

    盧作孚(巡看物質):“是啊,十萬火急!咋辦?咋辦啊?”(一籌莫展,他的心聲)“船,輪船,現在最需要的就是輪船……”


    22.閃回 長江 日

    人物:盧作孚

    盧作孚一籌莫展的臉疊化出:

    滔滔長江。

    激流險灘。

    下行輪船。

    字幕加旁白:盧作孚以實業救國,下決心做的事情就是開辦中國人自己的輪船公司。為此,他吃盡了苦頭,民生公司那第一艘輪船來之不易。


    23.下行輪船 日

    人物:盧作孚

    依在船舷邊的32歲的盧作孚目視前方險灘。

    盧作孚(心聲):“長江的急流險灘好多,人生的急流險灘也多……”


    24.上海灘 黃昏

    人物:盧作孚

    或快或慢行走的穿各式鞋子的行人的腳。

    其中有一雙快步行走的穿厚底布鞋的腳,鏡頭順這雙腳上搖,拎小皮箱的盧作孚匆匆走。

    人流熙攘。


    25.上海小街 夜

    人物:盧作孚 惲代英 妓女

    盧作孚匆匆走,幾個花枝招展的妓女迎上來。

    一妓女:“先生,玩一下!”

    盧作孚拒絕。

    幾個妓女極力挑逗。

    盧作孚生氣,卻被幾個妓女團團圍住,脫身不得。

    30歲的惲代英(走來,厲聲喝道):“閃開,閃開!”(拉了盧作孚快步走)

    幾個妓女悻悻然。

    盧作孚(欲道謝,看清后大笑):“啊,是惲代英啊!哈哈,我要去看你的,不想我們兩個老朋友在這里相見了!”

    惲代英(笑):“我路過這里,不想遇見了你!哈哈!”


    26.上海小客棧住屋內 夜

    人物:盧作孚 惲代英

    豆火跳動。

    盧作孚、惲代英啃燒餅、喝白開水。

    惲代英:“作孚兄,你17歲就鉆研孫文思想,拳拳膺服其主張而加入了中國同盟會!

    盧作孚(點頭):“代英老弟,是孫中山給了我理論靈感和實踐勇氣,我以為,交通是一切事業之母,唯有‘長江天際流’可成為當下重慶、四川連通四海的孔道。去年10月11日,我在家鄉合川縣通俗教育館召開了第一次發起人會議,有十多位老師、同學、鄉鄰和好友到會。我們議定,籌資2萬元,分為40股,每股500元,決定成立‘民生公司’!

    惲代英:“好,你以‘民生’為其實業之名,倒是實踐孫中山‘民生主義’的具體行動!

    盧作孚:“我這一新的救國救民手段,得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的支持!(嘆氣)“可是呢,發起人都清貧,只好三四人合認一股,也僅有二三股而已。我也是與同學合認了一股!

    惲代英(搖頭):“難!

    盧作孚(點頭):“是難。設了股沒有錢咋行?我只好四方求助,卻收效甚微。就想到了曾任重慶警察廳廳長、合川縣知事的鄭東琴,對他說明了情由。他很支持,親自聯絡,才有一些人來認股!

    惲代英:“湊集到多少錢?”

    盧作孚:“8千銀元,我這次就是來上海訂購輪船的!


    27.上海小客棧外小街 夜

    路燈朦朧。

    各式小店。

    穿著各異的行人。


    28.上海小客棧住屋內 夜

    人物:盧作孚 惲代英

    惲代英(撥亮燈火):“作孚兄,你辦實業的決心和勇氣我實在佩嘆,此時正是長江上游航運十分蕭條,任何公司都感到無法撐持的時候,你卻執意要辦中國人自己的輪船公司。不過……”

    盧作孚:“你說!

    惲代英:“我就直言不諱了,我以為,只有武裝斗爭才能打倒帝國主義和封建軍閥,才能建立起新的民主政權和人民自己的國家,也才能發展實業。我還是勸你去廣州,去跟也在黃埔軍校的毛澤東、周恩來等人共創一番事業!

    盧作孚:“代英,我謝謝你。只是,我已經開始了民生公司的工作,我不能失信于合川的父老鄉親,不能置事業于半途。我倆說好了,我就把我四弟盧子英托付給你了,由你介紹他去黃埔軍校學習!

    惲代英:“這你放心,他可以趕上參加今年10月黃埔軍校4期的學習!

    盧作孚:“好,我先謝謝你了!”(盛笑,燈光撲落在他那疲憊、瘦削的臉上)“代英,我呢,也想了,總結以往革命失敗的經驗,都是沒有培養好建設的力量,致使革命的成果付諸東流。所以,革命不宜單一地為革命而革命,必須多方面創造條件,以實際的努力造福于民眾。同時,啟蒙大眾心智,轉變社會不良傾向,普遍提高覺悟,建設起國家現代化的基礎,真正偉大的革命事業才能貫徹到底……”


    29.上海小客棧外 夜

    人物:盧作孚 惲代英

    檐燈暗淡。

    盧作孚、惲代英走出客棧。


    30.上海灘 夜

    人物:盧作孚 惲代英

    燈火陸離。

    盧作孚與惲代英擁抱、握別,四目相對。各自的手都是那么實在、有力,各自的目光都是那么坦蕩、誠懇。

    他倆各自邁步走。

    字幕加旁白:盧作孚與惲代英握別,誓言殊途同歸。他與十月革命擦肩而過,走上了一條與革命斗爭同樣艱苦、坎坷的救國之路。


    31.一組鏡頭

    人物:盧作孚 門衛

    ――盧作孚考察上海多家造船廠。

    ――上海合興造船廠大門。疊化出盧作孚幾次前去打問門衛,門衛總是搖頭,不耐煩地呵斥。


    32.上海小客棧住屋內 黎明

    人物:盧作孚

    盧作孚醒來,翻身下床。


    33.上海小客棧外 黎明

    人物:盧作孚

    大霧。

    盧作孚匆匆出來,啃燒餅。


    34.上海合興造船廠大門外 黎明

    人物:盧作孚

    大霧。

    盧作孚匆匆走來。

    大門緊閉。

    盧作孚在門外躑躅。


    35.上海港 晨

    晨霧濃濃。

    船舶待發。


    36.上海合興造船廠大門外 晨

    人物:盧作孚 錢經理 門衛

    晨霧漸散。

    守候門口的盧作孚打瞌睡,驚醒。

    他那清瘦倦怠的臉。

    一個穿長衫夾皮包的人匆匆向廠門走來。

    門衛朝那人恭敬地點頭招呼。

    盧作孚(欲過去,又猶豫。心里有股力量,這力量巨大,他的心聲):“怕啥,萬一他就是錢經理呢!”(硬頭皮跟上去)“請問,您是不是錢經理?”

    錢經理(減慢腳步,盯其貌不揚的盧作孚):“你找錢經理?你找他有啥事?”

    盧作孚(心跳加快,熱血上涌):“您一定是錢經理了!我有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請錢經理幫個忙!”

    錢經理各自走。

    盧作孚緊跟,邊走邊說。


    37.上海合興造船廠經理室內門外 晨

    人物:盧作孚 錢經理

    錢經理進門。

    盧作孚跟進門。


    38.上海合興造船廠船塢 晨

    造船工人忙碌著。


    39.上海合興造船廠經理室內 晨

    人物:盧作孚 錢經理

    盧作孚(沒敢坐下,說):“川江是我中國人的川江,可行駛在江面的卻都是外國輪船,觸目可見懸掛英、美、日、法、德、意、挪威、芬蘭、瑞典等外旗的輪船,反倒不易見到國輪。為啥我中國人就不可以有自己的輪船行駛在自己的川江上!”

    錢經理(坐在經理椅上,終于說話):“你說為啥?”

    盧作孚(笑了):“啊,錢經理,你是錢經理!”

    錢經理點了下頭。

    盧作孚(心涌大波):“是當今的時局和政局太亂,是我們的國家太窮,是我國人還沒有緊抱成團!

    錢景華(盯盧作孚,冷眼問):“是呀,太窮,你就有能力購買輪船?就有能力營運輪船?”

    盧作孚(底氣十足):“有。我帶來了由合川仁人志士多方籌集的8千銀元的匯票,這是我們購買輪船的首次定金!(掏出匯票)

    錢經理(不看匯票):“8千銀元?”(搖頭咂嘴)“不夠,不夠,一艘輪船最少也要3萬多元!

    盧作孚:“是,是,我曉得,我們一定要購買輪船,還取好了名字,叫‘民生’輪!

    錢經理:“‘民生’輪”,這名字倒還有意思!(嘆道)“你們的錢差得太遠!

    盧作孚:“我們會盡快湊齊的!

    錢經理矜持不語。

    盧作孚(百折不撓):“錢經理,我盧作孚辦輪局的決心下定,天大的困難也要辦成!實話對你說吧,我昨天才接到合川發來的急電,說是股金難籌,要我暫緩簽約?墒,可是我盧作孚購買輪船的決心是不會改變的。錢經理,請你相信我,我會像照顧好自家的孩子那樣經營好自家的輪船的,我,我還真有決心要一統川江!”

    錢經理看盧作孚,表情漠然,拔出金筆草草寫了張字條遞給他。

    盧作孚(接過字條,心里發涼,他的心聲):“完了,他這是下逐客令了!(看字條,心撲撲跳,兩眼驀然發熱、發濕)

    字條特寫:“破例只收訂銀3000元,余額緩期,酌情再付!

    盧作孚(上前緊握錢經理的手,激動不已):“謝謝,謝謝你這個冷臉熱心的錢經理,畢竟是我中國同胞啊,我真是不曉得怎么報答才好!”

    字幕加旁白:人不可貌相,一向以精明和講究商業規則著稱的上海老板,被盧作孚的真誠言行所感動,更為他那一統川江的豪氣和霸氣而佩嘆,破例簽了他從未簽過的合同。后來,這位錢經理成為民生公司麾下一員得力大將,擔任了民生公司上海分公司的總輪機長、襄理。


    40.上海合興造船廠船塢 日

    人物:盧作孚 錢經理

    錢經理、盧作孚邊走邊交談。

    錢經理:“好吧,就這么定了,造船方案為:70噸112匹馬力、兩臺德國奔馳發動機、船長75英尺、寬14英尺、深5英尺,為專用淺水輪船?傇靸r3萬5千元!

    盧作孚笑:“行,好!”


    41.一組鏡頭

    人物:盧作孚

    ----“民生”輪航行在川江上。

    ----更多的民生公司的輪船航行在長江上。

    ----民生公司的輪船朝上海港駛去,盧作孚迎風站在船頭。


    42.閃回完 宜昌碼頭長江岸邊 日

    人物:盧作孚 周秘書

    盧作孚迎風站在船頭的畫面化為眼前的積壓如山的物質。

    萬里長江夾雜著泥沙、倒映著翠峰、沖撞著巨石滾滾東去。

    盧作孚(感嘆):“船,輪船,民生公司終于有了自己的‘民生輪’,有了自己的逐漸強大起來的船隊。好鋼用在刀刃上,我中國人自己的這只船隊,該是力挽狂瀾、創建奇功的時候了!

    周秘書點頭。


    43.宜昌碼頭江岸 日

    人物:盧作孚 周秘書

    盧作孚(沿江岸走,看著堆積岸邊的儀器、設備,心中駭然):“小周啊,幾乎全中國的兵工器材、航空器材、輕重工業器材都積壓在了這里,這些物質重要至極,是國家之寶,是國家僅存的一點元氣,一旦遭受損失,后果不堪設想!

    周秘書:“是啊!

    盧作孚:“以民生公司目前的運力,要把這些物資運往重慶至少得一年。長江水道的船行季節以舊歷五、六、七、八月為大水期,十二月、正月為枯水期,只有二、三、四月和九、十、十一月水流平緩,可以行使輪船。而眼下已經接近枯水期了,輪船能夠通過長江上游水位的時間只有40天了,否則就進不去了!

    周秘書:“是啊,日本鬼子步步緊逼,可真是燃眉之急呢!”

    盧作孚(叉腰仰天長嘆):“要在40天里把這些物資運走,難,太難了,不可能的!


    44.臨近碼頭的宜昌街區 日

    人物:盧作孚 周秘書 趙素珍 李坤山 晶晶 院長 保育員 難童

    難民如潮。

    陣陣童聲傳來,一群保育員帶領上千名難童走來,其中有9歲的男孩晶晶。

    保育員和難童們都疲乏至極。

    院長:“孩子們,都累了,就地休息一會兒!

    喊叫、哭泣的難童們坐滿街區。

    保育員們忙碌著。

    盧作孚、周秘書走來。

    盧作孚(走著,看這些難童):“咳,孩子們也遭受這罪!(想起什么,從衣兜里掏出封信來)“小周,你看,這是‘戰時兒童保育會宜昌接運站’派人到武漢交給我的急信!(將信遞給周秘書)

    周秘書(跟著,接過信看,念道):“‘茲因時局益緊,空襲頻仍,本站滯留宜昌兒童尚有千余之多,早經蔣夫人向各方呼吁,請于協助。風聞軍事當局以時局緊張,擬將船只加以統制之說,果屬確實,則千余難童均將無從運送。素仰次長熱心公益,拯救難黎極具熱忱,用特函請次長查明,準予商飭航政當局,在每次船只上駛時,酌予加運難童若干名,俾千余難童得達安全區域,皆次長之賜也。臨穎不勝迫切待命之至,此上盧次長鈞鑒。并頌公綏!’咳,有一千多難童啊!”(將信還給盧作孚)

    盧作孚(接信放入衣兜,繼續走,心不平靜):“是啊,我為這千余難童而心疼、心急,也為那一紙軍事委員會的命令而憤然!(看低遠處大江上的民生公司輪船,吁口氣)“幸好保住了民生公司的這只船隊,眼下就得依靠這些船只馬不停蹄地往返運輸!

    周秘書(跟著,搖頭):“難!

    盧作孚(走著):“是難,非常難!”(陷入思索,他的心聲)“如何才能完成好這有關民族存亡的宜昌大撤退呢?”與趙素珍差點兒撞了個滿懷。

    趙素珍十六七歲,長辮飄逸,清亮的兩眼布有憂愁,照看著身邊的一群難童。晶晶依在她身邊。

    盧作孚(住步):“請問,你是這些難童的保育員么?”

    晶晶:“她是趙老師!

    盧作孚撫摸晶晶。

    晶晶:“我是晶晶!

    盧作孚(笑):“啊,晶晶好乖!”

    趙素珍(看盧作孚):“您是不是要找哪個?”

    盧作孚:“我不找哪個,問問,問問!(看難童們)

    疲乏、饑餓的難童們。

    盧作孚(嘆道):“是得盡快把這些娃兒們運走!”

    趙素珍:“是呀,他們都還好小,要是被日本鬼子的飛機炸了會好慘!

    盧作孚(點頭):“啊,你叫啥名字?”

    趙素珍:“我叫趙素珍!

    李坤山(跑來):“素珍,趙素珍!”(他這個年輕傷兵的右手被血污的三角巾吊掛在胸前,左手拿著兩根油條)“素珍,來,油條,你最喜歡吃的!

    趙素珍:“呀,太好了!李坤山,你吃了沒有?”(接過兩根油條)

    李坤山:“吃了!

    趙素珍身邊的晶晶等難童齊仰臉盯著她手中的油條。

    趙素珍兩眼發熱,咬了一小口油條咀嚼,把油條分發給晶晶等難童們。

    晶晶吃油條。

    難童們吃油條。

    李坤山看著,兩眼發熱。

    趙素珍、李坤山擺談。

    盧作孚拉周秘書走。

    盧作孚(走著):“我本是想跟這個趙素珍談談的,談啥呢?談如何把這些難童早些運走?可牌分明是在我的手里,人家倒是要問我盧作孚,你有啥辦法把這些難童早些運走呢!

    周秘書(跟著):“咳,多有些船就好了!

    盧作孚:“是呀,多有些船就好了,可現在的問題是運力遠遠不夠。這些難童、難民和傷兵長時間滯留宜昌,不僅危險大,而且這吃飯也是個大問題。唉,就只有這些船,咋辦?”(加快腳步走,攪腦汁盤算)


    45.十二碼頭 日

    人物:盧作孚 周秘書 李坤山 趙素珍 副團長 晶晶 傷兵 憲兵

    盧作孚、周秘書走著。

    警笛大作。

    人群騷動,齊涌過來:

    “傷兵鬧事情啰!”

    “憲兵隊的人來啰……”

    盧作孚、周秘書被涌到人群堆里。

    憲兵們挾持著杵拐杖的受傷的副團長走。

    副團長:“放開,老子不怕你們憲兵!為啥不給我們安排輪船,老子們是有功之臣……”

    憲兵們不管,依舊將副團長挾持著走。

    李坤山(趕來,單臂推搡憲兵,怒道):“崽兒,你放開我們副團長,他為我們要求坐輪船去重慶有啥錯?你們為啥老不安排我們上船?未必只有那些官老爺官太太才可以坐船?我們在宜昌都等了十多天了!(扒開衣襟,露出多道傷疤)“你們給老子睜大眼睛看清楚,看清楚這些傷疤!(指副團長)“你們再看看他,腿都差點兒沒有了。你們聽著,我們是打日本鬼子負傷的傷兵,不是逃兵!老子打臺兒莊的時候你們在哪里?快去跟你們長官說,馬上給我們安排上船……”

    盧作孚看清是剛才遇見的李坤山,又見趙素珍牽著晶晶趕來。

    趙素珍(落淚喊):“坤山,李坤山,你莫要去惹憲兵……”

    “叭!”槍聲響了,不知是誰開的槍。

    人群大亂。

    趙素珍緊護晶晶。

    傷兵們怒了,齊涌上來,不少傷兵帶有武器。憲兵們一時不知所措,端起美式沖鋒槍,拉動扳機。

    險情一觸即發。

    盧作孚挺身制止:“都不許開槍,都是自己人……”

    “嗚――”刺耳的防空警報響。

    傷兵們緊護到副團長身邊。

    副團長(仰天長笑):“小日本鬼子,我堂堂中國軍人不躲,來,就朝我這里炸,朝我射擊,莫他媽欺負手無寸鐵的老百姓!”

    傷兵們也都不躲閃。

    趙素珍牽著晶晶,緊依李坤山身邊。

    盧作孚感動,走到副團長跟前。

    副團長(愣眉):“你是誰?”

    盧作孚:“我是盧作孚!

    周秘書:“他是國民政府新任交通部次長,民生公司的總經理!

    盧作孚(問副團長):“認識王銘章嗎?”

    副團長:“認識。他是我們川軍22集團軍125師師長,今年3月,他在滕縣保衛戰中犧牲了!

    盧作孚:“是我們民生公司的‘民儉’輪船運送將軍的遺體回重慶的!

    副團長松開眼眉。

    盧作孚:“我會安排你們上船的!

    副團長(半信半疑):“啥時候?”

    盧作孚:“明天早上八點,就在這十二碼頭!

    傷兵們動容。

    李坤山大眼里蹦出淚珠子。

    副團長:“我們聽盧次長的!”

    盧作孚:“我留下句話,希望你們像英雄一樣撤退!

    副團長眼含熱淚,舉起沒受傷的左手向盧作孚敬禮。

    盧作孚眼睛發熱,回身走。

    趙素珍(牽晶晶跟上):“盧次長,這些娃兒們呢,他們啥時候能上船?”(灼灼眼目充滿渴求)

    晶晶渴求的大眼。

    盧作孚(撫摸晶晶):“我,我也會安排的!


    46.沿江路 日

    人物:盧作孚 周秘書

    盧作孚(快步走,心急如焚):“這三萬多人、近十萬噸物資都急等西撤,都是十萬火急!

    周秘書(緊跟):“可不是!

    盧作孚(走著,從衣兜里掏出另外一封信):“你看看,這是國民政府那位要員張群寫給我的信!

    周秘書(跟著,接過信看,念道):“‘作孚吾兄勛鑒,頃準蘇聯國駐華大使函開:現有笨重材料一百五十噸存于宜昌及各處,亟待啟運來渝。關于租用船只一節,請求予以協助,愈快愈佳等由。除飭交通部與民生公司商洽代為盡先運輸外,擬請吾兄轉囑民生公司,務必設法照辦,并希示復荷。專此。順頌公綏!弟張群拜啟!,又是要求盡快!

    盧作孚:“我還收到不少求救電話、加急電報、口信和面托,都是要求盡快。確實也是,人員和物資都得盡快西撤,現在的問題是,怎么辦才能盡快西撤?”


    47.民生公司宜昌分公司大門 日

    人物:盧作孚 周秘書

    心急如焚的盧作孚快步進門。

    周秘書緊跟進門。


    48. 民生公司宜昌分公司內 日

    人物:盧作孚 周秘書 孫正明 禿頭老舵手 軍政要員 職員 軍官 工程人員

    走廊、辦公室全擠滿了人。有的青筋鼓脹說著,有的比手劃腳吼著,有的胸脯起落抱手膛目不語。民生公司的工作人員氣惱、委屈、疲憊地解釋。

    盧作孚、周秘書走過。

    軍政要員(怒斥):“都是你們航管部門辦事不力!”

    職員:“咋偏讓我們航管部門受這窩囊氣,是他媽的民生公司沒用!”

    孫正明(三十七八歲,穿船長服):“啥,你罵我們民生公司沒用,這不是活天的冤枉嗎!現在的問題是輪船太少、噸位太小……”

    爭運物資的人們相互漫罵,如同炮火連天的亂了套的前線指揮部。

    盧作孚、周秘書在人縫里走,看著、聽著,滿心窩火。

    軍官(認出盧作孚):“盧次長,你說說,是先運軍火重要還是先運機器重要?”

    工程人員:“當然是機器重要,沒有機器你們那軍火從哪里來?”

    軍官:“沒有軍火咋打小日本?”

    禿頭老舵手:“我說人最重要!沒有人誰去打日本鬼子?”

    軍官:“盧次長,你們是怎么搞的,這可是要貽誤大事的……”

    盧作孚(怒火攻心,氣頂腦門,滿面血紅,他的心聲):“重要,都重要,不用你們說,我盧作孚比你們更了解,更清楚?墒,你們曉得現今的實際情況嗎?曉得船少人多貨物多的現實情況嗎?曉得枯水期就要到來我是心急如焚嗎?……”(欲言又止,繼續走)

    周秘書(緊跟):“這些人,都瘋了!”

    盧作孚(走著):“他們也都急,也指責得對。是啊,作為這場宜昌大撤退總指揮的我,至今也沒有拿出完善的運輸方案來!(強抑滿心的委屈、滿身的怒火強,猛然住步,渾身抖動)“狗日的小日本,非滅了你們這幫軍國主義壞蛋!”

    緊跟的人們安靜了些。

    盧作孚(巡看大家,息怒說):“對不起,我請你們大家都先回去!(高聲地禮貌地)“請你們容我點時間,請大家相信我盧作孚,所有的人我們明天早上見!


    49.一組鏡頭 黃昏

    人物:盧作孚 周秘書 隨從人員

    ----江邊。秋風呼呼,江濤拍岸。

    ----盧作孚一行沿江岸查看。

    ----堆滿江邊的貨物,或有荷槍實彈的士兵看守,或則無人問津。

    ----盧作孚(吩咐隨從人員):“你們要認真逐一查點!

    ----輪船上。盧作孚一行人過細地檢查艙房、機房。

    ----盧作孚疲憊不堪的臉。


    50.民生公司宜昌分公司會議室內 入夜

    人物:盧作孚 孫正明 參會人員

    老舊的不大的會議室,門柱、窗欄油漆剝脫,坐滿了人,煙云繚繞。

    盧作孚(坐在前面):“今天晚上,我召集各輪船公司的負責人,各輪船的駕引人員和有關技術人員來開個緊急會議,就一個主題,商討這次史無前例的棘手的船運問題!

    大家議論紛紛,不少人搖頭嘆氣。

    盧作孚:“沒有更多的時間給我們,我們必須商討制定出一個完善的萬無一失的船運計劃來。今天晚上就得明確,哪些輪船可以參加運輸?參加運輸的這些船只每次可以運出多少人員和物資?……”

    字幕加旁白:那是個沒有計算機的時代,一個晚上必須周密計算出40天的運輸量。前提是定死了的,這期間內,必須運走滯留宜昌的3萬多人和近10萬噸物資。

    孫正明(捧大茶缸喝茶,頻頻搖頭):“盧總,這事情沒法辦,除非你是神仙!

    盧作孚(目光犀利盯他):“孫正明,你是領江,又兼任船長,你給我聽清楚了,再難辦的事情也得辦,這件事情不得不辦。我嘛,是成不了神仙的,我是盧作孚!

    孫正明(不搖頭了,耳邊反復響起盧作孚的話):“我是盧作孚……”


    51.閃回 重慶朝天門碼頭 日

    人物:盧作孚 孫正明 日本船長 中國士兵 日本兵

    盛夏。

    日本日清公司“云陽丸”輪傲氣十足地靠攏船塢。

    一隊中國士兵欲登船檢查。

    船上的日本兵舉槍向岸邊的中國士兵瞄準,欲要射擊。

    35歲的盧作孚(趕來,嚴詞道):“我們是例行檢查有無販運軍火、大煙之事,一定要上船檢查,非查不可!”

    孫正明跟在后面。

    日本船長(站在甲板上,氣勢洶洶):“你是誰?干啥的?”

    盧作孚(高聲地):“我是盧作孚,川江航務管理處處長!”

    日本船長(蔑視地):“我們是大日本帝國的輪船,從上海到南京從南京到武漢,連蔣介石的大官對我們都必恭必敬,你一個小小的重慶港,一個小小的處長,竟然敢派兵上船檢查,這有辱我大日本帝國的體面!”

    瞄準的日本兵“稀哩嘩啦”拉動槍栓。

    盧作孚火冒三丈,眉頭倒豎,雙手叉腰。

    中國士兵們也“嘩啦啦”拉動槍栓。

    盧作孚(胸脯起落):“我們是查處過外輪違法、違規行為,你們那同是日清公司的‘長陽丸’輪,我們就登船武裝檢查了的,而且還是在船上住宿檢查的,咋你‘云陽丸’輪就不能上船檢查?”

    日本船長:“不能就是不能!”(對瞄準的日本兵示意)

    瞄準的日本兵勾扳機。

    中國士兵也勾扳機。

    盧作孚:“好吧,是你不讓我們中國人上船的,那我們中國人就不上你這船了!(招呼中國士兵)“撤!”

    中國士兵撤走。

    孫正明:“處長,咋就撤了?”

    盧作孚:“正明吶,你這個秘書得學點兒兵法。兵法上有強攻也有智取之說,眼下這強攻也許會有傷亡,我就跟他來個智取。我早就跟駁船和碼頭的工人們商量好了的,只要外輪不服從我們登船檢查的命令,就不給他們裝卸貨物!

    孫正明點頭。


    52.一組鏡頭

    人物:日本船長 發報員

    ---“云陽丸”輪?看瑝],沒有工人卸貨。

    ---“云陽丸”輪甲板。日本船來回走動,焦頭爛額。

    ---“云陽丸”輪發報室內。

    日本船長(對發報員):“給我大日本駐重慶領事館發報求救,快設法找人上船來卸貨!

    發報員發報。


    53.重慶地方當局一中國官員辦公室內 日

    人物:中國官員 日本領事

    日本領事:“我是大日本國駐重慶領事,我抗議!”

    中國官員(攤手):“對不起,劉湘長官有令,這事由川江航務管理處的盧作孚處長分管,你得去找他!

    日本領事面色青紫,無可奈何。


    54.船塢 日

    “云陽丸”輪?看瑝],汽笛聲有氣無力。


    55.碼頭高處 日

    人物:盧作孚 孫正明 報童 士兵

    日頭如火。

    盧作孚(叉腰下看?看瑝]的“云陽丸”輪):“我看他日本人能撐多久!

    孫正明欲言。

    報童(跑過):“看報,看報,看《商務日報》。日清公司‘云陽丸’輪船不服航務處的武裝檢查,日本兵竟欲開槍,幾醸事變……”

    孫正明買報,遞給盧作孚。

    盧作孚(看報):“‘日本領事找地方官員責問碰壁’!(一笑)“這個劉湘,倒是壯起膽子來了!(渾身汗濕,依舊迎烈日挺立)

    孫正明:“盧處長,太陽好大,回管理處吧!

    盧作孚(答非所問):“孫正明,你說,日本人還能撐持多久?”

    孫正明:“連小日本的領事都出面了,我看他們要亮白旗了!

    盧作孚(笑):“說得好,我就是要他們亮白旗!

    士兵(跑來):“盧處長,盧處長,”(氣喘吁吁)“那個日本領事在管理處等您呢!”

    盧作孚(嘿嘿笑):“扛白旗的人來啰,正明,我們走!


    56.川江航務管理處辦公室內 日

    人物:盧作孚 孫正明 日本領事

    搖頭電風扇轉動,“嘎吱吱”響。

    日本領事(滿頭是汗,拉動椅子靠近電風扇):“‘云陽丸’輪與‘長陽丸’輪不一樣,該輪船上已經有日本海軍保護,可以無須武裝上船檢查,且萬國檢查,均無武裝檢查之例!

    盧作孚(泰然道):“我們是在我中國水域武裝檢查違禁物品,跟你們海軍保護商船的用意完全不同。至于領事先生沒有先例之說嘛,我倒要討教,這先例也都是人們制定的實行的,天下凡事都總是會有先例的。況且,自我川江航務管理處發布上船檢查外輪有無違禁物品的規定之后,我們已經對在渝的英、法、美等國的輪船上船檢查過,又何談沒有先例?”

    孫正明點頭,做記錄。

    日本領事(嘿嘿干笑):“盧處長,你說的那些外國輪船,他們都沒有海軍隨船,而我‘云陽丸’輪是有海軍隨船的,我是擔心武裝登船恐滋誤會!

    盧作孚(仰頭笑):“錯。英商的‘太古’、‘怡和’公司的各艘輪船都有海軍隨船,現在還有輪船停泊在渝,我們盡可以登船檢查,我航務處武裝保安隊還駐在船上呢。就說你那日清公司的‘富陽’輪吧,我們也武裝上船檢查過,也沒有發生誤會!

    日本領事(擦額頭汗水):“這……”(態度還是強硬)“盧處長,有我日本海軍駐防船上,乃系警戒區域,中國武裝士兵決對不能登船!

    孫正明怒視日本領事。

    盧作孚(冷笑):“中日兩國并未斷交,有何警戒可言?況且,我剛才說過,這是我中國的水域,何謂對中國人警戒?再說了,那英商各輪均駐有海軍,亦不能作為警戒區域,為何日商想獨異?”(正色道)“領事先生,我盧作孚今天正告你,我們是一定要上船武裝檢查的!”

    日本領事(只好賠笑):“我是恐你們武裝兵上船,于我海軍處長……”

    盧作孚:“于海軍處長咋樣?”

    日本領事:“這,……恐有礙他的面子!(又覺不妥,說)“盧處長,我們容當后議……”


    57.一組鏡頭

    人物:日本領事 日本船長

    ----船塢。日本領事登上“云陽丸”輪,日本船長迎接。

    ----“云陽丸”輪上。日本領事極力說服日本船長,日本船長盛怒又無可奈何,只好點頭。


    58.“云陽丸”輪上 日

    人物:盧作孚 孫正明 日本船長 中國士兵

    盧作孚帶領中國士兵武裝檢查。

    孫正明跟隨。

    查出的煙土特寫。

    盧作孚(怒指查出的煙土,怒斥日本船長):“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非法攜帶違禁毒品……”

    日本船長面如土色,不住擦汗。


    59.川江航務管理處辦公室 日

    人物:盧作孚 孫正明

    搖頭電風扇轉動,“嘎吱吱”響。

    孫正明(嘿嘿笑):“盧處長,你的膽氣和智慧制服了日本人,人贓俱獲,查獲煙土21000多兩,大長了我中國人的志氣!

    盧作孚(呵哈笑,想到什么):“啊,正明,我給你說,我在成都籌建四川通俗教育博物館時,聽考古學家說過,四川曾經出土過一種古樂器文物!

    孫正明:“啥古樂器文物?”

    盧作孚:“那古樂器名為‘虎紐瓊子’,是戰國時期巴人所創,樂器上有船形的圖騰,那船帆張旗鼓,霸氣十足,大有穿江入海的奪人氣勢!正明吶,這長江是我中國人的母親河,豈能由外國人來霸占逍遙、為非作歹,我盧作孚就不信這個邪,我一定要一統川江!”

    孫正明:“對,一統川江!哼,那些外國輪船不顧我民船的安危,不久前,又撞沉我兩艘木船。船民告到海關的巡江司,巡江司根本不理!

    盧作孚(怒道):“這些只拿錢不為民眾干事的混蛋。哼,他們不管我盧作孚管,我已經擬了一道命令,規定所有的中外輪船,遇到木船都必須減速,如果浪翻木船,必須賠償一切人財損失!”


    60.閃回完 民生公司宜昌分公司會議室內 入夜

    人物:盧作孚 孫正明 周秘書 禿頭老舵手

    孫正明(耳邊響著“我是盧作孚”的話聲,頭埋在大茶缸里喝開水,驀然抬頭,抹嘴笑):“盧總,去年枯水期的事情你還記得不?”

    盧作孚(點頭):“記得!

    孫正眀:“那時,也是山窮水盡沒有路了,人們都說沒得法了,你卻說,我是盧作孚,我說有!

    盧作孚:“你是說三段航行的辦法吧?”

    孫正明:“對,你指揮的三段航行法!

    盧作孚(笑):“你我是想到一起了,我就是要說這件事情。孫正眀,你還是有點子嘛!

    孫正明:“這點子還不是你盧總想出來的!(心里有底了)

    人們議論紛紛。

    盧作孚(提高聲):“對的,三段航行!我們民生公司的這個辦法現在又得用了。當然,這次不一定就只是三段航行,我們還可以多段航行。大家都曉得的,從宜昌到重慶,上水航行至少要四天,下水航行至少要兩天,費時長,我們必須盡量縮短航程。分段運輸就是個好辦法,可以最大限度地加快物資和人員的轉運。我想,除了最重要最緊急的物資和不容易裝卸的笨重物資直接運到重慶外,那些次要的、較輕的、好搬運的物資運到萬縣就行!

    禿頭老舵手(插話):“有的物資運到巴東或者巫山就可以卸貨!

    人們(附和):“對,是個辦法……”

    孫正明:“其實呢,有的物資運過三峽就行,以后再轉運!

    盧作孚(頻頻點頭):“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大家說得對。這樣,就可以大大縮短航程,就可以加快往返!(扳指頭算)“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保證每天早上有五六艘或者是七八艘滿載的輪船從宜昌開出,每天下午也會有同樣數量的船只返回宜昌。當然羅,這得要制定出周密的計劃來,佩如,每艘船只航行的詳細時間表、物資裝卸的具體辦法、人員撤退的先后安排等等,都得要拿出完善的方案來!

    人們竊語,有人點頭有人搖頭。

    盧作孚(巡看大家,接著說):“當然,僅僅是分段航行還不行,我們還得要增加運力!

    周秘書:“對,必須要增加運力,這么多的物資,現在這些裝卸工遠遠不夠!

    盧作孚(看周秘書,點頭):“對,至少得增雇3000名裝卸工才行!

    禿頭老舵手:“船也不夠,可以征調些木船!

    孫正明:“對,找川江上的大小船幫出面,把能夠動用的木船全都動員起來拉人載貨!

    盧作孚:“這個辦法好!這樣,我們就會增加兩個龐大的編外運輸力量!(想到什么)“啊,對了,還應該充分挖掘潛力,比如,把客艙改為座艙,多載些人!

    人們點頭。

    禿頂老水手(嘆道):“唉,青灘和空嶺灘不好過,尤其是夜航危險!

    盧作孚:“青灘和空嶺灘確實險惡,不宜夜航,就白天航行晚上卸貨。啊,對了,我們要立即在躉船、倉庫、碼頭增添照明設備,加固安全設施……”


    61.一組鏡頭

    ----月亮當頂。會議室內,繼續開會。

    ----月亮西斜。會議室內,繼續開會。

    ----黎明。會議室內。盧作孚(高聲宣布):“馬上召集所有需要運送人員和貨物的負責人……”

    字幕加旁白:這一夜是漫長、艱苦、難熬的,是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的關鍵之夜。這一夜的決策,使西撤的運力大增,除民生公司主力船隊和人員外,又增加了龐大的編外船隊和人員。這一夜,在歷史長河中只是短暫的一瞬,卻留下了歷史的永恒。


    62.民生公司宜昌分公司大門外 晨

    人物:盧作孚 趙素珍 李坤山 副團長 眼鏡男人 傷兵

    微曦初透。

    各負責人、難民、傷兵都疲憊不堪又充滿渴望,一雙雙急切的目光都集中到盧作孚身上。

    一夜未合眼的盧作孚面帶倦容,巡看大家,想著要說的話。

    這些急切的目光中不少露出失望。

    眼鏡男人(搖頭):“咳,這是神仙也難辦的事,他盧作孚這個凡夫俗子能行?”

    傷兵(嘆氣):“難辦!

    盧作孚(巡看大家,充滿自信):“我們大家要團結一心,共赴國難!我希望大家不要恐懼不要驚慌,我們已經拿出了切實可行的運輸計劃,我盧作孚向大家保證,我們有把握在40天內把滯留宜昌的人員和物資全部運走……”

    一陣寂靜,片刻便歡呼聲,掌聲四起,響成一片。

    人群里的副團長淚目閃閃,朝盧作孚敬軍禮。

    人群里的李坤山、趙素珍相擁而泣。

    盧作孚(目光炯炯):“我宣布,停止交涉,辦理運輸!”


    63.十二碼頭 晨

    人物:盧作孚 孫正明 趙素珍 李坤山 副團長 晶晶

    人聲鼎沸,人頭贊動。

    大江流水躁動喧嘩,如同等待揚蹄的馬匹在摔首嘶鳴。

    “嗚――”民生公司的一艘輪船靠攏躉船。孫正明挺立船頭,江風掀動著他那顯眼的船長服。

    大江咆吼。

    云集碼頭的人們騷動,都期盼登船。人們又漸勢安靜,緩緩讓出條通向躉船的通道。

    一支隊伍走過來。手擎“戰時兒童保育院”旗幟的晶晶挺胸走在前面,趙素珍走在旁邊。難童們和保育老師跟在后面。接著是幾十副擔架上或躺或坐的傷兵。兩旁護衛的是能行走的傷兵們。這些傷兵都梳理了頭發、刮了胡子、盡可能地穿整齊了軍裝,舉了臨時找來的標有番號的軍旗。

    戴正軍帽佩了上校領章的副團長不用拐杖,由兩個軍官攙扶著走。他看懷表。

    懷表特寫:時針指著八點。

    李坤山跟在副團長身后。

    副團長看見了前來送行的疲憊的盧作孚,鼻頭發酸,兩眼發熱。他想騰出手來向盧作孚敬禮。

    盧作孚(過來扶住他):“謝謝你,副團長,謝謝你們這些傷兵主動護送這些難童!

    副團長(感動、激動):“您放心,我們會護送他們安全到達重慶的。盧次長,我記住你的話了,像英雄一樣撤退!”

    盧作孚(雙目炯炯):“對,像英雄一樣撤退,撤退的目的是為了進攻!”

    副團長點頭,嘴唇翕翕抖動說不出話。

    兩個軍官攙扶副團長上船。

    趙素珍(跑來,拉住李坤山):“坤山,我們一起謝謝盧次長,謝謝他圓了我們的夢!

    李坤山(裂嘴笑,對盧作孚):“盧次長,您做了件大好事情,讓我和素珍同船去重慶,到了重慶后,我們就要辦喜堂呢!

    盧作孚(笑):“啊,你們是一對戀人啊,好,好,也許我盧作孚會趕得上吃你們的喜糖!

    趙素珍(笑):“盧次長,您是一定要來呢。到重慶后,我會時常去交通部打問您的!

    盧作孚:“好呀。嘿嘿,你精靈,曉得怎么去找我!(又問)“呃,你們兩個是青梅竹馬吧?”

    趙素珍:“不是,是別人介紹的。他呢,性子烈,打抱不平傷了人,被關押過,我大哥整死都不同意我跟他好!

    盧作孚(笑):“可你就是喜歡他,是不?”

    趙素珍(紅透臉):“是耶,是恁個的!

    李坤山裂嘴笑。

    “嗚――”輪船就要起錨。
    性交动态图
    <th id="dhknm"><track id="dhknm"></track></th>

    
    
    <dd id="dhknm"><pre id="dhknm"></pre></dd>

      <th id="dhknm"><track id="dhknm"></track></th>

      <em id="dhknm"><acronym id="dhknm"><u id="dhknm"></u></acronym></em>

      <button id="dhknm"><acronym id="dhknm"></acronym></button>